首页 > 三农看点 > >元顺帝:逃离北京——一个皇帝最后的体面
三农看点

元顺帝:逃离北京——一个皇帝最后的体面

时间:2019-12-16 21:02供稿单位:百度|360|搜狗|神马打印字号:

元顺帝:逃离北京——一个皇帝最后的体面

文丨《那些年》小小那

1368年,元朝的最后一任皇帝逃离了大都北京。

他这一跑,就再也没有回来。自此,元朝这个曾经强极一时的统一王朝彻底退出中原,并逐渐分崩离析,走向了覆灭。

而这位抛家舍业的跑路者,正是元朝的末代君王——元顺帝

颇具讽刺意味的是——元顺帝本名孛儿只斤·妥欢帖睦尔,这在蒙语中是“铁锅”的意思。谁能想到,这元朝灭亡的大锅,最终不偏不倚地就扣到了他的头上。

元顺帝究竟是一位怎样的皇帝?他为什么会逃离北京?亡国之锅,他背得冤不冤呢?

曲折的上位之路

元顺帝虽然生在帝王家,但童年的境况实在不好过。九岁那年,他的父亲元明宗即位称帝,结果刚即位就被他的叔叔——也就是后来的元文宗毒害。十岁时,他被叔叔元文宗送到高丽(今朝鲜)监禁起来,并不得与人接触。一年后,又被叔叔文宗打上“非明宗亲生”的标签,流放到了广西。

 

元顺帝:逃离北京——一个皇帝最后的体面

 

如果剧情继续这么发展,皇位应该和他一点关系也没有。没想到元文宗寿命不长,1332年,29岁的文宗病逝。临终前也许是良心发现,他坚持把皇位传给明宗的儿子。不过此时朝堂的权臣是燕铁木儿,他没有遵守元文宗的遗诏,立明宗的长子妥欢帖睦尔,而是立了明宗幼子继位,是为元宁宗。不料当年十一月,元宁宗就驾崩了。在皇太后的坚持下,燕铁木儿不得已,只好将流放在广西静江的妥欢帖睦尔接回京师。到了良乡,燕铁木儿亲自来迎接他。两人并马徐行,燕帖木儿向他具陈迎立之意。妥欢帖睦尔当时还是个十三岁的孩子,一时吓得不敢回答,这让燕铁木儿十分怀疑,到大都后也没有立他为帝,再加上司天监的太史也说妥欢帖睦尔不可立,立则天下乱,所以元朝皇位空缺了半年之久。直到燕铁木儿死后,皇太后与大臣商议,才正式立他为帝。

压抑的傀儡生涯

1333年,十三岁的元顺帝登基称帝。但因为年纪幼小,又长期流放在外,他对于朝政大权一时还难以驾驭。有大臣趁机劝谏说:“天下事重,宜委宰相决之,庶可责其成功;若躬自听断,则必负恶名。”少年顺帝深信不疑,从此“深居宫中,每事无所专焉”

元顺帝将拥立自己上位的功臣伯颜提拔为中书右丞相,并委以重任。但他哪里能想到,这个任命让他彻底失去了对朝堂的掌控权。

伯颜得势后,将燕铁木儿的残余势力一扫而空,就连燕铁木儿的女儿——元顺帝的皇后也未能幸免。为了扩大自己的势力,伯颜在朝堂广植亲信,排斥异己,致使“省台院官皆出其门下,每罢朝皆拥之而退,朝廷为之空矣”。他还利用手中大权“擅爵人,赦死罪,任邪佞,杀无辜”,把诸卫精兵都收为己用。他随意贪污,规定“府库钱帛听其出纳”,致使“天下贡赋多入伯颜家”。此外,他还对汉人极尽打压、取消科举考试……随着伯颜倒行逆施之举愈演愈烈,全国各地义军四起,中原大地陷入了一片混乱。而伯颜却不断要求顺帝给自己加官进爵,受封官衔一度多达246字。史书记载,当时世人甚至不知有皇帝,“惟知有伯颜而已”

元顺帝:逃离北京——一个皇帝最后的体面

 

这一切,元顺帝自然都看在眼里。虽然表面上看似若无其事,但私底下却一点都没闲着。他在逐渐积蓄自己的力量,同时笼络了一位得力助手——伯颜的侄子脱脱。1340年,元顺帝联合脱脱发动政变。他们趁一次伯颜外出游猎之机,关闭都城大门,将其驱逐出京。这一年,元顺帝二十岁。

蛰伏了七年的傀儡皇帝,终于夺回了属于自己的权力。

短暂的光辉

元顺帝的亲政,一度给元朝带来了希望。

亲政第二年,元顺帝改年号为“至正”,他和名臣脱脱一起,展开了轰轰烈烈的“至正新政”。在这场新政中,元顺帝将伯颜制定的种种苛政尽数废除,并重开科举、平反冤狱、免除了百姓积欠的各种税收,放宽了对汉族百姓的许多限制,使得朝野上下气象一新。

元顺帝:逃离北京——一个皇帝最后的体面

 

尤其在用人方面,元顺帝俨然做出了一个明君典范。在脱脱等人建议下,他不仅重开科举考试,而且恢复了世祖时期不问出身,唯才是举的选才方针,下诏“南人有才学者,依世祖旧制,中书省、枢密院、御史台皆用之”。而且顺帝用人特别注重“尊礼旧臣”和“征用老臣”,于是一批前朝遗老得以重新发光发热。在选任地方官员时,元顺帝也主张全面考察。据《庚申外史》记载,“凡选转某人为官,必问曰:‘此人以前行过事,果然一皆善否,为我悉陈之可也’”元顺帝曾对一批新上任的郡守说:“汝守令之职,如牧羊然,饥也与之草,渴也与之水,饥饱劳逸,无失其时,则羊蕃息矣。汝为我牧此民,无使之失所,而有饥渴之患,则为良牧守矣。”

从调节用人机制开始,这场涉及政治、军事、文化、法律、农业等各个领域的改革,为苟延残喘的元朝又续了一把命。

失控的人生后半场

至正初期,顺帝使出了浑身解数,试图挽救元朝的统治危机。

但是,由于社会积弊太深,以及在改革中出现了一些失误(比如为了解决财政危机乱改钞法等),再加上不断出现的天灾,这场改革并没有真正实现救元朝于水火。而腐朽王朝的种种矛盾最终在1351年这一年全面爆发了。

元顺帝:逃离北京——一个皇帝最后的体面

 

当时,元顺帝派人治理黄河水患,刘福通、韩山童等人借治河之机,发动治河的民工,掀起了规模巨大的红巾军起义。从此,全国豪杰并起,朱元璋、张士诚、陈友谅……诸多熟悉的名字也相继登上了历史舞台。

而此时的元顺帝,在内外交困之下,已经没有了亲政之初的锐气,转而沉迷于声色犬马之中。1354年,权臣哈麻在脱脱率兵镇压张土诚等反元武装的关键时刻,诬蔑陷害脱脱,以求夺取宰相之位。顺帝竟不辨真假,罢黜了脱脱。

罢黜脱脱,可以说是元顺帝执政生涯失控的一个标志性事件。此后,元顺帝越来越“怠于政事,荒于游宴”。

帝于内苑造龙船,委内官供奉少监塔思不花监工。帝自制其样,船首尾长一百二十尺,广二十尺,前瓦帘棚、穿廊、两暖阁,后吾殿楼子,龙身并殿宇用五彩金妆,前有两爪。上用水手二十四人,身衣紫衫,金荔枝带,四带头巾,于船两旁下各执篙一。自后宫至前宫山下海子内,往来游戏,行时,其龙首眼口爪尾皆动。

又自制宫漏,约高六七尺,广半之,造木为匮,阴藏诸壶其中,运水上下。匮上设西方三圣殿,匮腰立玉女捧时刻筹,时至,辄浮水而上。左右列二金甲神,一悬钟,一悬钲,夜则神人自能按更而击,无分毫差。当钟钲之鸣,狮凤在侧者皆翔舞。匮之西东有日月宫,飞仙六人立宫前,遇子午时,飞仙自能耦进,度仙桥,达三圣殿,已而复退立如前。其精巧绝出,人谓前代所鲜有。

时帝怠于政事,荒于游宴,以宫女三圣奴、妙乐奴、文殊奴等一十六人按舞,名为十六天魔,首垂发数辫,戴象牙佛冠,身被缨络、大红绡金长短裙、金杂袄、云肩、合袖天衣、绶带鞋袜,各执加巴剌般之器,内一人执铃杵奏乐。又宫女一十一人,练槌髻,勒帕,常服,或用唐帽、窄衫,所奏乐用龙笛、头管、小鼓、筝、緌、琵琶、笙、胡琴、响板、拍板。以宦者长安迭不花管领,遇宫中赞佛,则按舞奏乐。宫官受秘密戒者得入,余不得预。

——《元史》

 

直到1368年,大明军扫平中原,步步逼近元大都(今北京)时,元顺帝才如梦方醒。面对大臣们固守大都的请求,元顺帝长叹道:“难道我要做宋徽宗、宋钦宗吗?”最终他放弃了抵抗,如惊弓之鸟,连夜逃离北京。这意味着元朝彻底结束了对中原的统治。两年之后,元顺帝死于应昌。

元朝从元世祖忽必烈建立元朝(1271年) 到末代元顺帝逃离大都(1368 年),其间传位十代,立国不足百年,而元顺帝一人就在位三十六年,占了整个元朝历史的三分之一!那么,作为元朝在位时间最长,又是亲手断送了国祚的皇帝,自然要对元朝之亡负主要责任。

当然,我们也不能抹煞元顺帝在亲政初期所作的诸多探索和努力。当时元朝的腐化已是积重难返,并不是一人之力就可以扭转的。但是如果这种努力的姿态能够一直保持下去,元朝兴许不会亡在他的手中。正如《庚申外史》中所说:“向使庚申帝(元顺帝)持其心,常如至正之初,则终保大位,何至于远遁,而为之虏哉”

可惜元顺帝“始曾留意政事,终无卓越之志”,最后在沉沦和堕落中,将元朝引向了万劫不复。而逃离北京,不过是这个末代皇帝最后的体面。

 
上一篇:“十多人打我一个,还不能反抗了?”丽江大学生遭围殴反抗致2人
下一篇:永不和解——刘强东案女主的宿命